首页 奈何只钟情于你 下章
作品相关 (2)
  看上去儒雅又温润如玉:“可以。”

 王曼丽也是新员工,长的很漂亮,只不过跟繁繁相比还是有点差别,她直接又直白的问:“周总有女朋友吗?”

 繁繁坐在一侧低头看着手机,一脸无畏的直勾勾看着周子昀。

 周子昀忽略掉那道炙热的目光,淡淡的应了一声:“有。”

 繁繁嘴角勾起的笑瞬间僵住了。

 她眨了眨眼,而后垂眸落下,也不看着周子昀了。

 完全没注意到她收回目光的瞬间,周子昀的目光却直直的落在了她的身上。

 至于周围人再问的问题,繁繁都没怎么听进去了。

 脑子都是他回答的那个“有”字。

 他有女朋友了?有女朋友了…

 这句话一直在繁繁脑海里循坏播放。

 直到后来又正式上培训课后,她的思绪也飘忽不定的。

 ******

 一整天的培训结束后,他们便要下班了。

 正好跟公司其他人的下班时间凑到了一起。

 杨桃凑到繁繁身边问了句:“繁繁你住哪里啊?”

 繁繁笑着应了声:“暂时还住在酒店里。”

 杨桃正准备说点什么,便看到繁繁朝远处挥了挥手,她顺着目光看过去,正好看到一名女子朝繁繁招手。

 “我朋友过来了,先走了。”

 杨桃愣愣的点头。

 繁繁也没管身后的人,朝简初以及苏时遇那边走去。

 刚走近便勾了勾角道:“好久不见。”

 苏时遇微微颔首,脸上算是挂着一抹除掉面对简初之外的笑容。

 真的是久违了。

 简初朝繁繁眨了眨眼:“还有一位,为了你回国。”

 说完,她扯了扯苏时遇的袖子:“周师兄怎么还没下来。”

 繁繁扑哧一笑,好吧,她有顶级助攻团队。

 不管下午周子昀那句话是为了应付王曼丽还是说给自己听的,这会好像都没有太在意了。

 她还就不信了,周子昀六年都没有女朋友,就自己回国后就有了?

 苏时遇岂会不知道简初的小心思,指了指那边走出来的一道身影:“来了。”

 繁繁回头看去,那穿着长款黑色外套朝这边走来的,不正是周子昀吗。

 她勾一笑,没说什么,但脸上的笑意明显的让简初都凑到她耳边道:“稍微掩饰一下。”

 周子昀走近,问了声“去哪?”

 简初抱着繁繁的手臂:“先去吃饭,庆祝繁繁回国。”

 周子昀微微一滞,而后点头:“走吧。”

 简初看向苏时遇。

 苏时遇立刻心领神会道:“我跟简初一辆车,你跟繁繁一起吧。”

 说完也不管周子昀什么反应,直接的跟简初两人十指相扣的走了。

 繁繁:“…”怎么办,忍不住想要去给简初一个拥抱了。

 周子昀站在原地微顿了一瞬,而后看向一直没看自己的人,轻咳了一声:“我们也走吧。”

 坐上车后,繁繁看向窗外的景,这算是回国的第三天了,但她都还没来得及好好看一看A市现在的样貌了。

 相较于出国前其实没有太大的变化,唯一的变化大概就是房子多了许多,市中心也繁华了不少。

 两人坐在车内,繁繁没说话,周子昀更不会主动找她说话了。

 过了会,繁繁的手机响了起来,她看了眼,直接按掉。

 再次响起时,她继续按掉。

 周子昀侧目看了几眼,微微挑眉:“不接?”

 繁繁细弱的恩了声,她不敢接,那是家里的电话。

 过了会,她手机铃声再次响起的时候,周子昀顿了顿提醒道:“接吧。”

 繁繁这才把电话接了起来。

 听到话筒里母亲熟悉的声音,她随口的应了几句,不敢多说,便把电话挂断了。

 对于她这种表现,周子昀只觉得诧异,但也没多问。

 两个人到达简初他们提前订好的餐厅的时候,正好夜渐浓,冬日里的寒风吹拂而过。

 惊起皮肤的一阵阵轻颤。

 繁繁有些寒冷的手臂,正准备转身看下周子昀停好车过来没。

 一转身刚抬起头她的便刚刚走近她的人的下巴。

 猝不及防的温热触感让两个人都怔愣的站在原地。

 吃饭

 两个人都怔愣在原地,寒风吹佛过脸颊。

 繁繁的长发被风吹的偶尔有几佛到了周子昀的脸上。

 带来阵阵微

 他心口微,但还是退后了一步,而后往一侧往一侧走去,给还愣在原地的繁繁落下一句:“进去吧。”

 繁繁回过神来,眨了眨眼勾一笑,以前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周子昀可不会避开,至于会避开的时候,那就是他害羞了的情况。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往餐厅里走去。

 简初定的是苏时遇给她开的餐馆,古香古的,不远处还有人在弹古筝,偶尔路过一侧还能有潺潺过的水声。

 繁繁不感慨,还真的不错。

 等他跟着周子昀的脚步进到包厢的时候,简初朝她眨了眨眼,暧昧一笑。

 繁繁忍不住低笑出声,引得走在前面的周子昀脚步一顿,而后又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信步的走到一旁坐下。

 四人座的位置,简初跟苏时遇坐一边,自然而然的她跟周子昀坐另一边。

 她喜欢靠窗的位置,周子昀很是自然的坐在了外面的位置。

 繁繁微微挑了挑眉,刚一坐下,对面的简初便把菜单递了过来让她点菜。

 繁繁看了她一眼,简初立刻心领神会的道:“周师兄,你来吧,繁繁刚回国,估计脑子还是不清醒的。”

 苏时遇在桌子下面掐了掐简初的手,真是…无敌助攻啊。

 他顺势的推了一把:“我们做东,当然是客人点。”

 周子昀无言,两人做的这么明显他又岂会不知道。

 但他还是伸手接过了菜单,直接的点了几道菜后递给旁边坐着的人。

 繁繁看了眼,没继续点,直接的递给了简初。

 简初看了两人一眼,像是故意又像是不经意的嘀咕道:“这都是繁繁你以前喜欢吃的,现在还吃吗?”

 繁繁勾一笑:“吃啊,我这个人啊最钟情了。”

 她微微抬眸,“你知道的。”

 简初扑哧一笑:“对,我知道的。”

 等菜的间隙,两个人闲聊着。

 至于另外两位在讨论工作上的事情。

 简初跟繁繁随便一件小事都能聊半天,从简初最开始的漫画,繁繁表示真的看不下去啊。

 简初挥手要打她,虽然自己那会的漫画确实是看不下去,但好歹也是一个自己出来的成果不是吗?!

 两个人回忆着简初刚开始画漫画的时候,最开始的时候每天都惴惴不安,怕没人看。

 然后找了繁繁给她把关,到最后签约后,繁繁永远都是第一个看到漫画的人。

 简初突然想到了什么,她抬眸看了眼繁繁:“回来后就准备做翻译了吗?”

 繁繁摇头:“应该不会。”

 周子昀正说着的声音微顿了一瞬,而后继续跟苏时遇讨论着最新的项目问题。

 简初侧目看了眼周子昀,而后意味深长的哦了声:“那准备干嘛?”

 这话刚一问出来,服务员便敲门进来了。

 把菜上齐后,繁繁也没回答这个问题了。

 四个人看上去格外温馨的在吃着一顿晚餐,但只有繁繁自己知道,她如坐针毡。

 周子昀的目光一直随着她夹菜的手移动。

 她怎么就忘了这个事情。

 她不能吃辣,但周子昀点的菜全是自己那时候最喜欢吃的辣菜。

 每一道都可以辣到心底的那种,繁繁曾号称辣椒是舌尖上的美味。

 她一点都不能放弃。

 后来因为身体原因,吃的清淡了许多,现在身体虽没有什么毛病了,但她也得遵循医生说的话,尽量少吃,毕竟辣椒含辣椒素会增加新陈代谢,促进心跳速率,心跳加快的话会增加心脏负担。

 而这会她夹的菜基本上是刚刚简初点的,是为了苏时遇跟周子昀考虑点的,几道极其清淡的菜。

 简初貌似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她夹着一块片的手一顿,抬眸看了眼一直低头吃饭的繁繁。

 再看了眼目光落在繁繁身上的周子昀。

 她扯了扯苏时遇的袖子。

 苏时遇只微微抬眸看了眼便知道怎么回事了。

 只不过周子昀跟繁繁的事情,他跟简初可以作为助攻或其他的,但也仅仅只能是这样,两个人这六年积攒下来的矛盾还是需要他们自己解决。

 在桌下面简初的手腕,示意她冷静一点后,苏时遇轻咳了一声看向简初:“要不要喝茶。”

 简初:“…要。”

 苏时遇嗯了声:“我去外面给你买。”

 简初立刻道:“我也去。”

 两个人笨拙的借口,只为了给包厢内的另外两人留时间。

 “繁繁你要喝什么的。”

 繁繁一顿:“原味。”

 简初把目光看向周子昀。

 周子昀摇了摇头:“我不用。”

 等两人离开后,包厢内瞬间安静的连一针落下都能听见了。

 ******

 直到晚餐过后,繁繁也没说话。

 简初看向两人,正准备说谁送繁繁回去,周子昀便主动提议道:“我送她回去。”

 简初哦了一声,“繁繁再…”后面那个字还没说出口,繁繁便直接开口拒绝:“不用了,这里离酒店不远,我自己回去吧。”

 简初没辙,看向苏时遇。

 苏时遇微微颔首:“交给你了。”

 说完,直接就拉着简初走了。

 餐厅门口的重了好几株简初喜欢的小树,一阵寒风吹来,常年不枯叶的树枝飘落下几片树叶,落在地面上。

 繁繁低头看着脚边刚刚落下的树叶,还是绿意盎然的,但不知为何却被小树给抛弃了。

 惨兮兮的落在自己脚边。

 繁繁低头笑了下,真委屈,就像是现在的自己一样。

 两人站在门口吹了一会冷风,周子昀看向她:“上车。”

 繁繁脚动也没动,完全不管周子昀说什么。

 周子昀脾气大她知道,但她的脾气有多不好周子昀更是清楚。

 繁繁抬眸看了一眼面色有些铁青的周子昀,缓而一笑,转身便准备走。

 手被人握住,直接的往车里带。

 她挣扎了一下,没挣开,索也算了。

 直到上了车后,周子昀把中控锁锁上才侧目看向一直低着头的她。

 他淡笑一声:“脾气还是一样大。”

 繁繁摆着手机的手一顿,“错了。”她淡淡的提醒:“我的脾气更大了。”

 顿了顿她继续道:“你都说我变了,当然脾气也得变不是吗?”

 周子昀有些恍惚,刚刚在简初跟苏时遇离开包厢后,两个人沉默寡言了一瞬。

 而后周子昀淡淡的出声:“不吃辣了?”

 繁繁轻轻的恩了声。

 周子昀嗤笑一声:“不是说最钟情的吗?”

 繁繁睨了他一眼,没回答。

 其实也没说什么,但就是脾气上来了。

 又不能直接解释是因为身体原因,索便甩着小子脾气任由它去了。

 直到简初买了茶回来,两个人都没再说一个字,安安静静的吃完了这段晚餐。

 周子昀看向窗外,灯火霓虹的街道,路面上偶尔有行人走过,但都少之又少。

 也是,谁会在寒冷的冬天没事出来走呢。

 他停顿了一下,发起引擎,直接的掉转方向盘往明盛酒店的位置驶去。

 路道上的车辆还是多的,毕竟是工作的原因,前方拥堵,车缓慢行驶着。

 两个人就一直安静,安静,直到把繁繁送到酒店门口,车子停下。

 周子昀没动,坐在一旁的繁繁也没动。

 她深一口气,侧目看向周子昀:“我没变。”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却让周子昀瞬间便明白她在说什么了。

 周子昀一顿,没回答她这句话,反而是问了声:“以后有什么打算?”

 繁繁勾一笑,“以后…怎么?周总不希望我留在周氏上班?”她问的清清淡淡的。

 但因为姿势的问题,这会离周子昀很近,吐出来的呼吸声都扑在了他的脸上。

 他沉了一下:“没有。”

 繁繁哦了声:“那我走了。”

 周子昀淡淡的点头,其实两个人这会还真没什么好说的。

 繁繁也知道,一时间两个人是不可能跟之前一样,至于追回周子昀的这件事情,也要她心情好的时候才做。

 现在做了好像也没用,毕竟她还有点生气。

 周子昀看向她,淡淡的提醒:“以后上班,不要穿成这样。”

 不知道是不是怕繁繁生气,他淡淡的提醒了一句:“A市很冷。”

 而后便直接的把车开走了。

 繁繁看了消失在自己眼前的车尾,微微挑了挑眉,看来也不是这么的无动于衷嘛。

 至于今晚说的话,就勉为其难的看在这两句话的份上原谅他了。

 醋坛子

 A市近几的天气,寒冷到了极致。

 明明还没有到最冷的时候,却每好几次的寒风呼啸而过。

 刮起地面一阵阵落叶的风起涌动。

 着风,繁繁眨了眨眼准备出门拦辆出租车便去上班,今天是培训的最后一天了,晚上据说还给她们这五位新人举办了新活动。

 昨刚听到的时候,繁繁对此一笑而过。

 因为没记错的话,周氏可从来不会因为某一位新员工入职而办新会的,没猜错的话就应该是为了培训过后的那个项目吧。

 毕竟那个项目比较重要,如果开始进入的话不出意外的话,繁繁他们这几位翻译需要时刻到场,甚至没没夜的加班了。

 脑袋里藏着心事,没过一会车子便停在了周氏集团门口。

 繁繁刚下车便与匆匆跑来的杨桃撞上了。

 杨桃热情的看着繁繁打着招呼:“繁繁早。”

 声音大的让前面走着的周氏员工都忍不住回头看过来。

 繁繁这才到公司上班的第三天,但她的名字名声却已经传遍了整个周氏集团。

 缘由要从第一天一进公司便被众人捧着成为了周氏最新的最美的一位员工,再接下来便是她在食堂里的大胆举动惊呆了众人。

 大家对于周子昀没拒绝也没吃下的那块排骨耿耿于怀。

 毕竟周总的洁癖众所周知。

 而第一天下班的时候,有些员工又看到了周总跟这位美女一起坐车出了公司的大门。

 这都不是重点,重点在于昨

 繁繁早上上班的时候,正好碰到了周总,在大厅里,所有人的注目下,她直接的把一件衣服递给了周总。

 众目睽睽之下,周总脸色未变的伸手接过。

 瞬间让不少人唏嘘,这两人难不成昨晚是住一起的?

 不然怎么可能会有衣服落在繁繁那里。

 只不过两人任由大家怎么追问就是不开口,应该是说没有人敢追问周子昀,只有杨桃侧目的替大家问了下繁繁。

 而繁繁挑了挑眉:“你猜。”

 其实那衣服是那天送她回酒店后,周子昀终究是下车把衣服披在了她肩上,才转身驱车离开的。

 她是可以低调的把衣服还给周子昀,但她没有。

 她有藏着的小心思,周子昀也知道,既然他都没戳破,繁繁自然不会只直说的告诉别人。

 …

 回过神来,繁繁抬眸看了眼回头看着自己的同事,朝杨桃弯了弯角:“早上好杨桃。”

 杨桃看着繁繁身上的衣服,“不冷吗?”

 繁繁这几不管多冷,身上就一个打底衫,一件大衣外套穿着。

 她自己没感觉到冷,倒是杨桃都替她觉得冷了。

 繁繁一愣,看着自己。

 脑海里突然想到前天周子昀让自己多穿点的话,她一笑:“还好。”

 主要是习惯了,不是不冷,就不喜欢穿的再多的衣服。

 两个人一起的往里面走去,刚一走近电梯那处,有不少的同事正好也站在那里等着电梯。

 早上的时候不仅是坐车的高峰期,更是乘坐电梯的高峰期。

 ******

 繁繁低着头跟杨桃说着话,突然一道声音叫住她。

 她微微一愣,返头看去,一位不认识的男士。

 一旁是其他女同事窃窃私语的声音,对面是抱着花朝自己走来的男人。

 繁繁顿了顿:“叫我?”

 李俊点了点头:“叫你。”

 繁繁哦了声,转头看了眼电梯显示,还有十多楼才下来。

 “有什么事吗?”

 李俊这会紧张的整个人手心都在冒汗,他从沈繁繁第一天进公司培训的时候便看到了真人,可谓是一见钟情。

 原本以为她跟周总有关系,他昨上楼开会的时候还特意问了声周子昀的助理,得知应该没关系后,他今天才敢抱着花前来表白。

 想着总不至于会被拒绝,毕竟他的自身条件也不差。

 他信步向自己走来,繁繁只觉得头疼,正想转身走的时候,人已经走到自己面前了。

 他伸手把手里的花递到繁繁面前,“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好吗?”

 繁繁一顿,正准备抬眸拒绝,便被一旁的起哄声给打断了,紧接着落入自己耳内的便是“周总来了”这句话。

 她一怔楞,抬眸看去,正好与刚走进来的周子昀视线相对,碰上了。

 周子昀嘴角勾起一抹似有似无的弧度,注视了这边大概有三秒钟的时候,而过信步往一侧那边的电梯走去。

 繁繁的目光一直落在他的身上,突然勾一笑。

 她没接眼前那人的花,直接的朝周子昀这边走来。

 在所有人诧异震惊的目光下,她格外自然的挽上了周子昀的手臂,硬拖着周子昀跟她一起转了个身子,她看向众人:“不好意思,我喜欢你们周总。”

 说完,她拍了拍周子昀的肩膀,直接的跨步进了这边开了的电梯,完全没搭理那愣在原地的一干人等。

 连周子昀也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直到繁繁的背影消失在原地,有些同事才看着李俊安慰道:“没事的,跟周总总归是比不上的。”

 “不过她喜欢周总,但是周总不喜欢她呀,你努力努力还是有希望的。”

 这人刚一说完这话,便立刻感受到一道带有杀意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

 他顺着自己的感觉看去,只看到那一边周子昀走进专属电梯的背影。

 等杨桃等着下一班电梯进入到培训室的时候,繁繁已经静静的坐在椅子上,手撑着下巴专注的玩手机了。

 她拍了拍自己跳动过快的心脏,凑到繁繁身边:“繁繁,你刚刚太帅气了。”

 繁繁没忍住扑哧一笑:“我帅气?”

 杨桃点头:“对啊,我早就看出来你喜欢周总了,只不过没想到你会那么直接的说出来告诉大家。”

 繁繁脸上的笑一滞,眨了眨眼:“早就看出来了?”

 杨桃嗯了声:“对啊,你看周总的目光很专注很深情,就好像是…”她想了半天也没想起来一个形容词,索哎呦一声:“反正就是看得出来喜欢。”

 这番话倒是让繁繁对从开始认识就一直是个小话痨的杨桃有些刮目相看了。

 毕竟可能周子昀都没察觉到。

 一个上午培训的时候,周围除了杨桃之外,同事连同给他们上培训课的经理都偶尔盯着繁繁看。

 她出去去茶水间准备接水喝的时候也听到不少同事在讨论她早上的豪情壮举。

 对此,繁繁表示无奈以及扶额。

 她也没想到…那句话会口而出。

 主要是不想让周子昀误会,原本误会就还没解除,可不想再给周子昀心里添堵了。

 他不开心的话,她也会不开心的。

 顶着备受众人瞩目的目光,繁繁目不暇视的走进茶水间接水,而后离开。

 下午没什么培训内容,主要是找老员工带着他们五人在公司里闲逛一圈,认识下各部门的人,了解下公司的架构。

 繁繁跟杨桃走在最后面,两位男生走在前面,至于王曼丽,她好像不太愿意跟繁繁以及杨桃说话,所以自然而然的一个人走在了带着他们走的员工旁边。

 他们五个人一出现便不可避免的引来了不少注视的目光。

 直到小李将他们带到了技术部门。

 技术部门基本上都是男同事,繁繁他们一群人一走进去的时候便立刻来了技术部门基本上所有人的目光。

 前面带着他们过来的小陈给他们介绍。

 林润一直专注的看着电脑屏幕上的代码数据,直到旁边的同事推了推他,“公司来美女了。”

 林润毫不在意的恩了声,继续盯着屏幕。

 旁边的同事掰着他的头往门口的位置看了眼:“是真的很美的美女。”

 林润这才放下手里的代码,抬眸看了一眼,这一眼倒是让他呆愣的一个动作保持了好一会。

 旁边的同事得意洋洋道:“是美女吧,你看的眼都直了。”

 林润完全没听他说话,直接起身走到繁繁面前,声音有些迟疑的询问:“沈繁繁?”

 繁繁抬头看着眼前的人,转了转眼眸,似乎在思考他是谁。

 林润直接直言道:“还真是你啊,我林润啊。”

 繁繁一顿,而后缓缓的笑了:“林师兄。”

 “好久不见。”

 “…”两个人站在一起闲聊了几句。

 直到繁繁他们的身影消失在技术部门后,一堆人围着林润打趣询问怎么认识的。

 林润挑了挑眉:“那位啊,身份可特殊了,以后没事千万不要多招惹。”

 顿了顿,他补充一句:“我们公司有位醋坛子要诞生了。”

 学妹

 下午下班后,繁繁他们五位新员工以及专门负责这个项目的同事都没离开,公司给办新会。

 杨桃凑到繁繁耳边低声道:“你说周总去不去啊。”

 繁繁看了她一眼:“去吧。”

 杨桃朝繁繁眨了眨眼:“期待你精彩的表现。”

 繁繁:“…”周氏都是朝九晚五的上班时间,时间很短,只不过工作量倒是不小。

 等二十几个人差不多齐了的时候,已经将近六点了。

 繁繁跟杨桃站在门口,正等待着被安置,他们要去吃饭的地方在另一边的酒店,据说是周氏格外的大手笔把一个很大的包间都包了下来。

 繁繁这会倒是冷的有点想打哆嗦了。

 她打了个哈欠,这几天晚上睡得都不好,这会正困得慌。

 明天正好是周末,所以这个新会才会这么碰巧的安排在了今天。

 基本上大家吃好喝好后,还能休息两天,再之后便是漫无止境的加班生活了。

 繁繁正往里边躲了躲,杨桃看了眼:“冷啊?”

 繁繁点了点头:“还困。”

 杨桃:“…”她凑近繁繁的耳边:“大家都在看你。”

 繁繁不在意的恩了声,过了会她看向那边:“我们怎么去?”

 杨桃伸长脖子看了下:“好像他们都有开车,在安排哪些人坐谁的车过去。”话音刚落,她们两便看着周子昀从那边走过来了。

 他停顿在一个男人面前,询问了几声后朝繁繁这边看了过来,而后又收回目光。

 没过一会,周子昀便朝繁繁这边走来,看向这会正抱团的两人:“走吧。”

 顿了顿补充了一句:“你们两坐我的车过去。”

 繁繁哦了声:“好。”

 只不过下一秒,繁繁的举动倒是熟练的让身后的人惊呆了。

 众目睽睽之下她第一个反应便是去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刚一打开她便觉得不对劲,朝身后站着的男人笑了下:“您请。”

 而后转身开了后座的门。

 杨桃凑到繁繁耳边低声道:“怎么感觉你跟周总很熟悉啊?”

 繁繁睨了她一眼,没答话。

 坐在副驾驶座的是周子昀的助理陆启明,他看向后座的两人,朝周子昀看了眼,而后浅言问了声:“沈繁繁是刚从美国回来的吗?”

 繁繁嗯了声:“对。”她说完后,第一反应便是去看周子昀的神色。

 正好与周子昀抬头看向后视镜的目光对上了。

 她心尖一颤,快速的移开视线。

 她有点不敢看这样的周子昀。

 陆启明看了眼周子昀,继续问:“看你的简历以前也是在A市念书的,跟我们周总一个学校的啊。”

 杨桃睁大双眸看着繁繁。

 繁繁躲避着那两道目光,继续嗯了声。

 陆启明看向周子昀,“怎么以前周总没说过临安中学还有这么大一美女啊,周总跟繁繁以前好像只隔了两个年级吧?”

 周子昀睨了他一眼,没答话。

 陆启明继续问:“繁繁以前认识我们周总吗?”

 繁繁一顿,正准备回答,刚一抬眸便与周子昀视线对上了。

 紧接着,她便听到了周子昀的嗤笑声:“当然不认识,沈小姐以前多目中无人啊。”

 繁繁:“…”脸色变得有些难过,但终究还是没有太表出来。

 一时间,车厢内瞬间变得静谧无言。

 陆启明也没再继续问下去了。

 反而是杨桃,一直眼睛不眨的盯着繁繁,直到几人到达了酒店门口,也没停下。

 繁繁掩饰的轻咳了一声,收敛好自己有些孤寂的神色:“进去吧。”

 杨桃虽有万般疑问,这会也知道不是问的时候。

 他们是最后到的,其他的人都已经入座了。

 走进去的时候只有连在一起的四个位置空着,繁繁不可避免的坐在了周子昀的右边。

 周子昀看向众人,先是象征的说了会话,再之后基本上便是他们新来的五位员工做了番很是尴尬的自我介绍。

 繁繁是最后一位,轮到她的时候,她很是浅言的提了句:“沈繁繁,A市人。”

 还没坐下,便被陆启明喊着:“哎哎,这太简单了吧,这可不行哦,大家都说那么多,繁繁可以说一说自己的爱好啊,之前在哪念书之类的给大家听听,大家对你的学历格外的佩服。”

 他这完全是睁眼说瞎话说出来的,能进周氏的员工,哪一位不是著名大学毕业出来的。

 繁繁身子一顿,目光落在一直低头喝酒的周子昀身上,淡淡的直言:“没什么爱好,之前在临安中学,后来出国了。”

 不少人在一旁嘀咕着,“这不是跟周总一个高中吗?”

 “直属学妹啊!”

 “这关系近了。”

 “…”繁繁坐下后,大家也开始热热闹闹的吃饭喝酒了,好不容易能轻松一下,更何况还是这么高级的酒店,大家都放开了吃。

 她垂眸看了眼周围低头吃着饭的众人,发现没人注意到自己这边的时候。

 手终究是没能忍住,直接的把周子昀一直摇晃的酒杯抢了过来。

 一旁看着这一幕的陆启明,一口酒呛得自己烈的咳了起来。

 这都是什么大胆的行为。

 周子昀抬眸淡淡的看了她一眼,那眼里含着一些旁人看不懂的东西。

 有警告的意味也有其他。

 两个人就这样对看了好一会,直到繁繁觉得眼睛有些酸痛,正准备开口说话的时候,便看到周子昀再次取了旁边的一个杯子,倒酒,骨节分明的手指拿着摇晃的酒杯甚是好看。

 不过这会的繁繁倒没心思欣赏这些了。

 她微微蹙眉,看了一下,而后再次伸手抢过了周子昀手里的酒杯,还很是顺便的把他旁的一瓶酒拿了过来。

 两人之间的来往,让不少人注意到这边的动静。

 但这时候也不敢多言,只敢偷偷的看着。

 观察着这边的两人动态。

 陆启明跟杨桃两位目睹全程的旁观者嘴巴张大都能下一整颗鸡蛋了。

 繁繁蹙眉看向他,周子昀其实很讨厌喝酒,更甚者来说,以前周子昀的酒量还不如繁繁的好。

 两个人就这样看着繁繁面前那的酒杯静默了两秒。

 繁繁低声道:“你别喝太多酒。”

 顿了顿,她继续补充了一句:“周子昀。”

 只一个从她嘴里喊出的名字,却周子昀伸出去的手,停顿在了空中。

 他忍不住嗤笑一声,怎么过了这么多年,还是轻易的就被眼前的人拿捏住了自己的软肋。

 繁繁看着他这模样,有种说不出的难受和心疼。

 她伸出手想要去握住周子昀放在桌面上的手,才刚伸出去便被人躲开了。

 繁繁的手落在了空处,她眼神空的看着那空中半秒。

 直到周子昀起身离开。

 繁繁跟旁边的杨桃说了声去下洗手间,便也跟了出去。

 她刚走出到转角处,便被伸出来的一只手拉着进了角落里,她“啊”的一声还没叫出来,她被人着身子抵在墙上亲。

 眼前人的气息意外的熟悉,繁繁也没尖叫。

 只推了推在自己身前的人,岂料来人直接的把她推人的手臂扣着在了身后,磨着她的齿,齿间的酒味有些浓郁。

 她被狠狠的咬了一口。

 繁繁吃痛的啊了声,睁开周子昀着自己的手,轻捶了他一下:“周子昀。”

 周子昀的气息在她的鼻息间萦绕着,有股酒味,但闻上去却意外的香甜。

 配不配

 两人静默的站立了好一会。

 鼻息间只余有对方身上的味道。

 繁繁推了推身前的周子昀:“又喝醉了?”

 她这话问的并不稀奇,刚刚高中的时候,周子昀高三,那会为了庆祝她跟简初都上了高中,四个人出门去了KTV庆祝。

 繁繁那会还不知道他喝不了酒,等他唱完歌下来的时候直接给人递了一杯一旁桌子上放着的酒,周子昀微顿了片刻,而后一饮而尽。

 但就那晚,两个人第一次有了亲密的接触。

 周子昀大概是喝醉了,就像现在这样,着她在路边吻。

 周围都是人来人往的行人,繁繁一时心急,直接的把他推了一把,推到路中间的时候,周子昀才有些头疼的太阳,眼神有些微妙的看着自己。

 那天过后,繁繁才从旁人嘴里知道,周子昀不会喝酒,甚至是一杯倒的类型。

 所以出去玩得时候,从没有任何人会给他送酒,也没人会劝他喝酒。

 周子昀没应声,他又岂是几年前那个一杯倒的人了。

 这么些年,酒喝了不知道多少,可却不会再醉了。

 繁繁低着头,也没再看他。

 自顾自的喃喃:“对不起。”

 她低着头,也不管周子昀有没有在听:“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离开的。”其实繁繁知道,说这些都很无力。

 但没办法,不说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矛盾好像永远都消除不了。

 也即将一直都这么下去。

 两个人都是不服输的个性,在这件事情上,繁繁即使再自信也没用。

 即使有身体问题的这个原因,也不足够可以让她无声无息的消失六年。

 更何况还是一声不响的。

 虽然知道这话一说出口必定会换好周子昀的嘲笑或讥讽,但她很无力也很无奈,暂时没有更好的办法表达了。

 只能是懦弱的说出那三个字。

 周子昀觉得自己的指尖都在颤抖,眼前的人是熟悉的人,是熟悉而又陌生的人。

 以前的沈繁繁任自傲,目中无人也没说错,她从不会给人道歉,他从没有从她的嘴里听到对不起这三个字。

 可现在不仅听到了,还是对着自己说的。

 他对这六年不是没有埋怨过,不是没有恨过。

 但现在却觉得,好像只要人在自己身边人在自己面前,是不是就该好好珍惜了,给他们一次重来的机会。

 也给自己一次机会。

 就当作两人都把这空缺的六年都忘记…

 繁繁低着头许久,也没看到眼前的人有回应。

 微微泣了一下,想直起身子先离开。

 刚一起身便有往这边走过的人看过来:“谁在角落里。”

 她身子一僵,手有些发抖的扯着周子昀的衣角。

 周子昀一顿,整个身子把她护在里面,两个人现在这样的姿势,亲密无间,没留半点的间隙。

 直到路人看了眼,黑漆漆的一片后再次走远,繁繁从周子昀的怀里冒出颗头来,大口的着气。

 刚刚被吓的,连呼吸都不敢。

 周子昀垂眸看向她,黑暗中,只有那一双潋滟的桃花眼闪着光,眼角还挂着泪珠,看上去微微的有些可怜。

 他喉结滚动了一下,微微往后退了一步,而后转身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繁繁也不恼,至少周子昀没对自己冷嘲热讽了不是吗?!

 至少大概是证明自己还有点机会了不是吗?!

 等两人前后回到餐桌上的时候,在座的众人虽然疑惑,但这回也不敢多看多问,只默默的装作不知道。

 倒是杨桃,凑到繁繁耳边低声说了句:“你跟周总…”她朝她眨了眨眼:“做什么坏事去了。”

 繁繁一噎,直接的叉起面前的一块送到她嘴里:“吃吧。”

 杨桃快速的把那块下,“你不说以为我不知道呀,你嘴都肿了。”

 繁繁:“…”低头继续吃饭。

 而周子昀再次坐下后,也没再喝酒,直接的随意吃了点东西。

 聚餐没多久的时间,大概两个小时后便散场了。

 怎么来的怎么回去,繁繁最终还是被周子昀送回的酒店。

 繁繁坐在酒店的落地窗边,看着窗外的夜

 今夜的冬日,看上去意外的有些人了。

 或许跟心情相关。

 ******

 次清晨,繁繁跟江漫漫约好了搬家。

 刚早上八点的时候,江漫漫便出现在了酒店楼下给繁繁打电话。

 其实她东西不算多,回国的时候也就两个箱子。

 繁繁让江漫漫租的房子在市中心的一个小区,名叫郁卉园,小区算得上是高档的一个小区,如果繁繁没记错的话,这里离周氏很近。

 出了通行证后,江漫漫把车开到了楼下。

 一人一个行李的往里边搬东西。

 繁繁之前便看了眼江漫漫给自己发的照片,甚是满意。

 家具也算齐全,江漫漫看了眼:“怎么样?”

 繁繁满意的点头:“很不错。”

 江漫漫笑了下:“你喜欢就好,我呆会还有事,先走了,你有问题给我电话,至于工作,我都发你邮件了。”

 繁繁无语,说好的给自己休息一段时间。

 结果就三天,不过她还是点了点头:“好,你去忙吧,我呆会去趟附近的超市。”刚刚坐车过来的时候,两人正好都看见了离小区不远处大概就一个公车站的位置,有一大型超市。

 繁繁租的房子这一片都是住宅区,不过分独栋跟居民住宅,大概也就是更有钱跟有钱的区别。

 繁繁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便正好中午了,她准备走路去超市买点东西,顺便再买个午饭。

 她早餐就没怎么吃,这会饿的有点厉害了。

 刚一下楼,她便意外的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一晃眼便消失不见了,眼睛,大概是昨晚失眠的原因,又眼花了吧。

 低着头往前走着,慢慢悠悠的总算是十多分钟后就晃到了超市。

 繁繁心不在焉的取了个购物车,还没转身往后推,眼前便暗下来一个人影。

 繁繁抬眸一看,瞬间僵在了原地。

 所以刚刚自己在小区里面的时候,看到的那个人影不是眼花?

 她动了动,眼睛有些酸涩的看着眼前的人:“你怎么…在这里。”

 周子昀嗯了声:“忙的时候我住郁卉园,你前几天说的搬家…是搬来这里?”

 说着从她面前递了一个硬币进去,了一个购物车出来。

 他刚走进超市便看到站在这里站着一个人,刚开始还不太敢确定是不是她。

 待一走近看了眼,背影熟悉气息熟悉。

 繁繁点了点头:“对,租的郁卉园的房子。”

 周子昀轻恩了一声,两人相继无言。

 繁繁推着车子有些烦闷的往前走着,租在这里完全没想过周子昀也住这里,只想着离周氏近一点,这下子倒好,两个人同一个小区。

 周子昀会不会觉得,自己是故意的?

 她想着也没看前面的路,直到旁边传来一道声音,自己的手腕被人握住。

 繁繁才抬眸看去,眼前正好有一个推着东西的车子过来了。

 她立刻回过神来看向周子昀。

 周子昀微微蹙眉看她:“看路。”

 繁繁哦了声,但嘴角却不自觉地扬了起来。

 这一声训斥,她太过熟悉了。

 两个人静默无言的往前面走着,繁繁要去生活用品区域,而周子昀没再看她直接的往另一边走去。

 繁繁脚步一顿,直接的把车子推了个方向,跟在周子昀身边。

 周子昀微微看了她一眼,没再搭理。

 繁繁也不觉得尴尬,反正就一直跟着。

 周子昀买什么,她买什么。

 直到停在一个角落里,周子昀看着身后一直没说话默默无言的人,微微蹙眉:“别跟着我了。”

 繁繁哦了声:“那你带着我去生活用品区行吗?”

 周子昀:“…沈繁繁。”

 繁繁毫不在意的应了声:“我知道我叫沈繁繁。”边说着,她凑到周子昀眼前,微微展颜笑了笑:“是不是突然觉得我名字很好听?”

 即使周子昀不搭理她也能继续的说下去:“我也觉得很好听,最重要的是呀,这名字据说跟周子昀三个字格外相配。”

 她目光专注的看着周子昀:“你说呢?”

 周子昀看着她,心底有点想笑,但又必须忍着。

 眼前这人没心没肺。

 他扭开头继续往前走。

 繁繁跟在后面喋喋不休:“你就说配不配。”

 “配不配配不配…”

 周子昀突然之间停顿下脚步,繁繁紧跟着在侧边停下。

 “不配。”

 听到这个回答,繁繁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伤心,而是慢条斯理的皱眉想着:“我记得…我高一的时候,那会节,有人还跟我一起去寺庙里求过签,当时怎么说来着…我记不清了,你还记得吗?”

 她一颗头凑到周子昀面前,眼眸专注的盯着他。

 周子昀一怔,记忆有点回笼,那时候…解签的大师曾说他们两…

 但他还是微微抬眸伸手推开了眼前的这颗头:“不记得了。”

 繁繁有些丧气的哦了声,也不再絮絮叨叨了。

 看上去有些难过。

 周子昀往前走了几步,又退了回来。

 他垂眸看着站在原地不动的人,“要买什么?”

 繁繁看着脚尖,立刻抬眸笑意盈盈的看着眼前的人:“要买一点厨房用具,但我不会挑,你帮我好不好?”

 周子昀淡淡的恩了声:“只此一次。”

 繁繁转了转眼眸,默默的哦了声。

 反正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

 她这么厚的脸皮…怎么的也能把眼前这个不太牢固的铜墙铁壁打开吧。

 流言蜚语(捉虫)

 窗外天色朦胧,A市这会有种笼罩在云雾中的感觉。

 繁繁跟周子昀刚逛完超市出来,外面便倾盆大雨的下着。

 繁繁站定在门口静默了一会,正思索着要怎么走,周子昀便直接的提着刚刚买出来的东西往一侧的车子走去。

 刚走两步,他便停顿下来,回头看着还站在原地不动的繁繁。

 浅言喊了一声:“上车。”

 繁繁格外冷淡的哦了声,默默的转身跟着他往车里走。

 刚一坐上车,繁繁的肚子便不争气的叫了两声。

 这会她真的有点想要找个地方躲起来的冲动。

 周子昀微微拧眉,看向她:“没吃早餐?”

 繁繁细弱的恩了声,这会什么都不敢多回答。

 她就怕周子昀生气。

 以前跟简初在一起的时候,两个人不太注意饮食这方面的问题,简初有胃病,她也有,甚至更严重些。

 周子昀微微一顿,长吁一口气,冷静的告诉自己不能跟她生气不能跟她生气。

 冒着大雨直接驱车往郁卉园驶去。

 周子昀直接把车开到了自己家的车库里,才看向一旁一直抱着肚子看着窗外的人,低声说:“下车。”

 繁繁一路上没说两句话,不敢说也不知道要说什么。

 生怕一开口,周子昀便要发脾气。

 只能跟着他进入到他家。

 周子昀弯给她拿了双拖鞋,只不过是男士的。

 繁繁快速的换上,周子昀垂眸看了眼便转身往里走。

 刚走两步,他便被人扯住了衣服,微微拧眉返头看向她。

 繁繁仰着头,脸的小心翼翼:“对不起。”

 看着她这模样,心底的一股气莫名的发不出来,但又不想压抑。

 但最后的最后,周子昀还是什么话也没说直接转身进了厨房。

 而繁繁一直站在原地,一动也未动的看着某一处。

 屋内的设计…太过熟悉了。

 熟悉到她闭着眼睛都能走完整个房子,如果没记错的话,这是曾经她自己画的设计图,周子昀帮忙修改过的。

 只不过后来,那张设计图便不翼而飞了。

 那会的繁繁喜欢设计,尤其喜欢服装设计,但周子昀却觉得她做室内设计很有想法,怂恿她试了几次后,她胡乱的根据自己的喜好设计了一副给他看。

 后来周子昀拿着她的设计图修改了一下,还给她科普了什么地方如何设计才算是合理,也适合居住的这些问题。

 …

 周子昀端着一碗面出来的时候,看着呆愣在原地的繁繁,眼眸微动,顺着她的目光看去,才微微的有些想起来这事。

 只不过他装作完全没看到一样,“过来吃面。”

 繁繁愣了愣,往他那边走去。

 直到坐在餐桌前,她还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眼前一双筷子递了过来,她接过。

 低头沉默不言的吃着面,直到眼里一滴一滴的顺着脸颊,落入了碗内,惊起一片涟漪。

 周子昀刚从厨房再次出来的时候便看着那泪珠湍不息的往下着…繁繁哭的时候很少会发出声音。

 一直都是无声的哭着。

 周子昀轻叹一声走近她,直接的把人抱进自己的怀里,轻声安慰着。

 岂料繁繁越哭越厉害,眼泪就跟止不住的水一样,一直往外着。

 周子昀用手指轻轻的擦拭过她的脸颊,她脸颊上的泪珠,低声哄着:“别哭了,先吃点东西。”

 繁繁摇头,一直说着三个字。

 周子昀听得微微有些难受。

 他确实有些怪她,但绝对不想她哭成这样。

 细声的安慰了好一会,她也没停止哭。

 直到周子昀实在是有些受不了她的眼泪,直接的一点一点轻啄着,把她脸上挂着有些苦涩的眼泪全部吻去后,才轻着她的吻下。

 轻咬着她的,勾勒着她的形。

 他的手一直扣在她的后颈处,温柔的摩。擦,轻捻的像是在安抚她一样。

 这个吻大概是耗尽了周子昀目前对繁繁的所有耐心。

 轻轻的摩。擦着她的瓣,微微张口的着,一点一点轻啄了好一会,才撬开她的齿直驱而入…

 。砥,勾着她的舌与自己一起。

 绵着。

 繁繁的手自然的搂住了他的脖颈,承受着来自他的吻。

 两个坐着的人,头不自觉的靠近,身子不自觉的在靠近。

 直到周子昀微微的松开她的,目光垂落在那被自己亲的格外红肿的上…

 他暗哑的声音,“不闹了,好吗?”

 繁繁泣两声,轻轻的点了点头。

 “好。”

 ******

 繁繁目光看向窗外,明天早上要去上班了。

 昨天在周子昀家里把他重新下的一碗吃完后,她便溜回了家。

 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了。

 不过这一回,她给周子昀留了张纸条放在桌面上。

 忍不住的伸手摸了摸自己还微微有些刺痛的,她半眯着眼眸看着远方,她其实不知道周子昀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但却还是应了声好。

 大概是现在的沈繁繁,无论周子昀说什么,应该都会应一声“好”

 …

 次清晨,难得的冬日里也高照的。

 繁繁刚出门便看见了太阳,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了一抹笑意。

 真好,今天的天气好的让她觉得这一天心情应该也会很好。

 一天没见到周子昀了,她也已经思索好怎么面对他了。

 这会倒是希望两个人来个偶遇,只可惜从繁繁出门到公司都没看到周子昀的人影。

 倒是在公司门口再一次碰到了杨桃。

 杨桃热情的朝繁繁打着招呼。

 繁繁忍不住的笑了下,“早。”

 杨桃跑到她身边,格外自来的:“繁繁早。”

 “今天正式上班了,紧张吗?”

 繁繁摇头,刚想说不紧张,一个嚏便出来了。

 她…

 杨桃轻咳一声看着她,“感冒了?”

 “没有吧。”这一声没有吧说的自己都有点心虚。

 她前天从周子昀那离开的时候拿了一把伞好,但不可避免的还是淋了些雨。

 怪不得昨天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一直睡不醒的感觉。

 杨桃安慰的拍了拍她的肩膀:“要不要去买点药啊。”

 繁繁摇了摇头:“没事,快上班了,先上班再说。”

 两个人边说着边往电梯边走去。

 过了会,刚一进办公室,繁繁便觉得所有人的目光都好像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她微微一顿,信步往自己那边的位置走去。

 她办公室的位置正好在落地窗旁边,杨桃坐她旁边。

 杨桃笑嘻嘻的跟大家打着招呼。

 繁繁微微颔首,刚一坐下便听到来自不同地方的一些窃窃私语的声音。

 “你不知道吧,上周五我们聚餐的时候她跟周总消失了好一会才出现。”

 “而且是一前一后回来的。”

 “回来的时候,两个人的都是肿着的。”

 “你上周不去聚餐可惜了…”

 繁繁听着这低了但还是能听见的声音,忍不住的扯了扯嘴角笑了笑。

 果然女人多的地方八卦多,八卦多的地方是非多。

 一个上午便在开会以及领导开会,他们这些新员工看资料中度过。

 午休时间一到,杨桃便拉着繁繁快速的挤进了电梯,奔向食堂。

 繁繁无奈的眉心,像是要去抢饭吃的一样。

 不过才站在食堂排了一会队之后,繁繁便觉得上午的那个想法是错误的,她以为谣言最多在自己部门传一传,结果现在,连站在食堂都能听到不少关于自己的八卦。

 --据说还有人看到她跟周总一起进了酒店。

 --据说她跟周总住在一起。

 --有人还看见他们一起逛超市了。

 …

 杨桃凑到繁繁耳边看着她脸上的笑意,“感觉大家编故事的能力越来越强了。”

 繁繁低笑,她倒是觉得是不是真的有人看到她跟周子昀一起逛超市了。

 正低头看了眼江漫漫发过来的消息,还没想好怎么回复,杨桃便欢乐的拍了拍繁繁的肩膀:“诶诶,周总来了。”

 繁繁语,这怎么比自己还激动。

 她刚刚就打定主意了,要去周子昀对面坐着的。

 她侧目往那边看了眼,岂料正好与周子昀看过来的视线对上。

 她微微一凛,快速移开。

 这下好了,接了个吻,连看周子昀都不敢看了。

 果然是…太久没有过这种时候了。

 轻咳了一声,繁繁在心底默默的给自己加油。

 现在要厚脸皮一点厚脸皮一点,千万别害羞也别被周子昀的冷漠打败。

 毕竟你是沈繁繁,他是周子昀。

 想想你自己做的那些不是人的事情,周子昀再冷漠也得撑着。

 打好饭之后,繁繁便寻了个位置坐下。

 正准备时刻观察着周子昀坐哪里,然后她就坐过去。

 只不过她刚环视了一圈准备找下周子昀在哪排队后,眼前便一个人影下来,繁繁头也没回的直说:“不好意思,这里有人。”

 杨桃坐在繁繁旁边,戳了戳她的肩膀:“周总。”

 繁繁啊了声:“哪?”

 她怎么没在人群中看见。

 杨桃一脸无奈的无言,“你对面。”

 繁繁微微一滞,哦了声默默的转回头来,低头吃饭。

 连对面的人也不敢看了。

 直到周子昀旁边坐下一个人,他亲切的朝着繁繁打招呼:“繁繁小师妹。”

 听到有点熟悉的声音,繁繁弯了弯角抬头看去:“林师兄。”

 林润点了点头:“前两天忘记问你了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繁繁想了下:“大概还不到一周。”

 林润蹭了蹭旁边一直低头吃饭的周子昀,朝繁繁眨了眨眼:“周总这些年,可是茶不思饭不想的过着的啊。”

 “小师妹准备怎么好好…”后面的补偿二字还没说出口,林润便在周子昀低气压的目光下,默默的低头吃饭了。

 繁繁低笑一声。

 周子昀睨了她一眼:“很好笑?”

 繁繁正经的点头:“很好笑啊。”

 顿了顿她挑眉看着周子昀:“周总,我感冒了。”

 周子昀拿着筷子夹菜的手一顿,没搭理她。

 下一秒,繁繁就当着他的面打了个嚏。

 林润:“…”小师妹可以装的不用这么认真的。

 杨桃:“…”繁繁可以的,本来就感冒了,继续上,她朝繁繁无声的鼓励着。

 繁繁像是没察觉到周围奇怪的气氛似的,继续补充了一句:“周总你家的伞太小了,我一个人撑着都淋雨感冒了,你说你要怎么补偿。”

 林润一口汤瞬间出,对面的杨桃格外嫌弃的看着自己衣上的汤汁。

 但这会林润来不及道歉,只能呆愣的看着斜对面对着周子昀说那话的繁繁。

 食堂内坐在他们周围的人,这会的状态跟林润差不多。

 呛得呛,被噎住的也不少。

 大家都以一种格外诡异的目光看着那这会已经恢复正常的低头安静吃饭的两人。

 心里头无数个念头闪过。

 公主抱

 周围都是一片唏嘘的声音。

 气声此起彼伏。

 繁繁听在耳内,神色未明。

 她目不转睛的盯着面前停住了手没再继续吃饭的周子昀。

 周子昀眼眸微挑的看着她,繁繁忍不住的伸手摸了摸自己有些发烫的耳朵。

 周子昀低笑一声,也不怕公司的流言蜚语,反而慢条斯理的回答了一句:“是吗?”

 繁繁:“…是…啊。”天知道这会的她完全是凭着自己心底的那点勇气说出的这句话。

 她莫名的有些害怕周子昀。

 毕竟周总心思变得有些变化莫测了。

 周子昀目光温和的看了圈周围一直在默默的把目光看向他们这一处,侧着耳朵听着动静的员工。

 他声音带着丝宠溺的意味,半眯着眼说:“谁让你前天逃跑的。”

 众人哗然。

 逃跑??

 繁繁默了默,这会旁人是听出了周子昀宠溺的味道,但她只听出了警告的味道。

 也不敢再多说话了。

 只默默的继续吃饭吃饭…不过她的身体倒是不怎么给她面子,一顿饭下来,打了不少于十个的嚏。

 直到对面的周子昀有些愠意的放下手里的筷子,繁繁才心虚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有点心虚的声音;“我刚刚没骗你。”

 繁繁默了默,这会一句话都不敢再多说了。

 只快速的把盘子里的食物吃完后,便准备起身回办公室休息了,刚一站起来,对面的周子昀也站了起来。

 两个人一起往一旁的收盘子的地方走去,食堂内几乎所有的目光都放在哪两人身上。

 从背面看,两个人实在是太般配了。

 金童玉女。

 刚一走出食堂,周子昀便直接的往公司外面走去,也不管跟在身后的繁繁。

 繁繁看了两眼,觉得无趣,不能的太紧了。

 索直接的打着哈欠回办公室了,昨晚没睡好,她准备趁着中午的时间好好休息一下。

 中午时分,办公室内都一片宁静,大多数的职员要么在午休,要么便是专注的看着自己手里头的文件资料。

 偶尔有响起的键盘声,但都很小很小。

 两点是正式的下午上班时间,繁繁鼻子,有些发疼的脑袋坐了起来。

 她刚睡醒意识还有些迷糊。

 杨桃凑到她旁边,有些担忧的看了一眼:“没事吧?要不要请假去医院看看?”

 繁繁摇了摇头,声音都带着点嘶哑了:“没事,就头有点晕,等会下班我去买点药就好了。”

 杨桃拍了拍她的肩膀:“冬天冷,你穿太少了,以后多注意点。”

 繁繁用鼻音嗯了声。

 面前的电话响起,她连完全睁开双眸的力气都没有了,直接拿起座机电话接通:“喂,您好。”

 “上来。”

 繁繁“啊”了声:“您是?”

 周子昀有些咬牙切齿的声音:“来顶楼办公室。”

 繁繁微微一滞,过了会才反应过来那头的人是谁,她慢条斯理的哦了声:“周总,有什么事?”

 周子昀用着自己最后的那点耐心,在跟她说话:“先上来。”

 繁繁嗯了声,“可是…在上班啊。”她刚说完这句,一个嚏再次出现。

 听得电话那头的周子昀直拧眉,“沈繁繁。”

 一听到叫自己的全名,繁繁就不敢再造次了,默默的恩了声:“我马上上来。”

 刚把电话挂断,繁繁便看了圈好奇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的同事,旁边的杨桃凑过来:“周总叫你去他办公室?”

 繁繁瞥了她一眼,嗯了声。

 杨桃凑到繁繁耳边:“加油,早拿下周总,你可以的,实在不行,就上。”

 繁繁:“…”所以她这位新同事,这么开放?

 没再管众人,繁繁直接的坐着电梯去了顶楼。

 门口办公室坐着的陆启明看了眼繁繁,微微挑了挑眉,眼眸中闪过一丝诧异:“找周总?”

 繁繁点了点头。

 陆启明指了指里面:“进去吧。”

 “谢谢。”

 ******

 繁繁站在门口轻敲了下门,听到里面传来一声应允后才推门进去。

 周子昀的办公室很单调,甚至可以说是除了一面墙的书之外就是办公桌以及一旁的一个小桌子,大概是为了给他在办公室吃饭用的。

 繁繁进去的时候,周子昀正坐在电脑前,专注的看着眼前的数据,衣服解下放在身后的椅子靠背上,只身一件白色衬衫坐在那里,袖子半挽起,出一双结实有力量的半截手臂在自己的眼眸中。

 她轻咳了声,周子昀的目光看过来。

 两人静默的对视了几秒过后,周子昀起身朝她走近。

 繁繁不自觉的往后推了两步。

 周子昀看着她这动作微微蹙眉,低声训斥了声:“别动。”

 繁繁立刻乖乖的站在原地,看着站在自己眼前的人。

 周子昀伸手碰了碰她的额头,繁繁轻颤了一下。

 双手兜看着她过了好一会,他才指了指一旁小桌子上面放着的东西:“拿下去。”

 繁繁:“…”所以叫她上来就是拿点东西下去?心底里诽谤着,但面上她不敢出一丝不悦。

 转身往小桌子那边走去,等繁繁看清楚袋子上的字眼后,有些诧异的看着已经起身走回办公座位的周子昀。

 她嘴角弯了弯,勾起一抹浅笑的弧度。

 她慢慢的靠近周子昀,低声询问:“原来你听进去我说的话了啊?”

 手里拿着的袋子,是专门治疗感冒的药。

 周子昀面色不改,但鼻息间却全是她熟悉的气息在萦绕着。

 微微有些快要控制不住自己。

 繁繁弯了弯角,凑近他面前认真道:“谢谢。”

 这话说的让周子昀微微有些诧异,沈繁繁可不是个对自己这么有礼貌的人。

 他转头准备看她一眼,猝不及防中繁繁直接低头偷亲了他一下,而后快速跑开,扬了扬手里的袋子:“周总真。”

 周子昀哭笑不得,想发怒,可眼前的人却已经消失在自己的眼前了。

 随着办公室门的合上,周子昀目光缱绻的落在那一处,许久过后才眼眸幽暗的刚刚有温热气息拂过的瓣。

 而下楼后的繁繁眉开眼笑的,完全没有半点感冒的样子。

 杨桃看着她提回来的袋子,眼睛都看直了。

 “周总给你买的药?”

 繁繁嗯了声,刚准备起身去茶水间接点温水把药吃了后,才站起来电话再次响起。

 一接通,周子昀那端的声音便清晰的透过电传入自己的耳内。

 他在说哪些药一次吃多少,一几次…

 繁繁眼眸半眯着看着盒子上面写着的字眼,也不拆穿他。

 就静静的听他说完后,才笑着应了一声:“好,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后,繁繁起身接了温水回来后,才看着药盒子上面清晰的几个大字发笑,那上面的字眼写着一几次,一次几粒。

 所以刚刚的周子昀到底是因为紧张忘记了这个事情还是其他的原因,繁繁就不得而知了。

 但不得不说,这一倒是让自己心情愉悦了不少。

 字少周子昀对她,完全放心不下来。

 她心底里的那股不安,倒是消散了许多。

 乖乖的把药吃了过后,繁繁默默的掏出手机给周子昀发了条信息:【药我很乖的吃了。】

 她手机里存着的是周子昀的私人号码,其实周子昀的私人号码从没变过,只不过繁繁之前一直以为换了,上次跟简初他们一起吃饭的时候才知道没换。

 过了好一会繁繁手机里也没新消息进来,她轻叹一声,算了,还是专心工作吧。

 ******

 一整个下午都沉浸在工作的世界里,忙的连口水都没再喝。

 直到五点的下班时间,繁繁才自己越发有些疼痛的头,往自己的位置走去。

 她刚开完会出来,还有点其他的工作没做完。

 杨桃跟她一起加班,应该是说他们这几位新员工都要加班。

 杨桃看了眼繁繁,她这会已经打了N个嚏了。

 “要不去医院看看吧?”

 繁繁摇了摇头:“不用了。”

 她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自从做了手术之后,免疫力下降了许多,所以这会才会有些扛不住了。

 杨桃有些担忧,“真没事吗?”

 繁繁嗯了声:“先把手里的事情做完早点下班吧。”

 杨桃看了她一会,拿着她的杯子给她倒了杯温水后:“那喝点温水暖暖吧。”

 她才低头做事。

 繁繁看着那杯还冒着热气还冒着烟的水微微一笑,真好,又遇上了一个热心肠的好姑娘。

 办公室加班的好几位员工都专心的做着事,谁也没注意到繁繁这边,她已经不止一次眉心了。

 她好像略微的有点低烧了。

 简初电话打过来的时候,繁繁觉得自己的眼前像是蒙上了一层水雾一样,连文件里的字都看的不太清楚了。

 “喂。”

 简初看着被接通的电话微微蹙眉,“繁繁?”

 繁繁细弱的恩了声,轻咳了下,暂时的拯救了一下自己说不出话的嗓音:“怎么了?”

 简初微顿:“感冒了还是发烧了?”

 繁繁顿了顿,半眯着眼睛:“好像有点低烧了。”

 简初在那边着急的,“你在哪呢,我过来看 mMQqXs.Com
上章 奈何只钟情于你 下章